您的位置 首页 行业动态

法国数百面包师示威 抗议高通胀,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摘要:据法国《巴黎人报》27日报道,比利时由于能源危机,电价大幅上涨,一些面包店无力支付电费而面临倒闭。法国面…

摘要:

法国《巴黎人报》27日报道,比利时由于能源危机,电价大幅上涨,一些面包店无力支付电费而面临倒闭。法国面包店也面临困境,面包价格不断上涨。因为电力成本急剧上升,距法国边境几公里的比利时旺西蒙特一家面包

正文摘要:

据法国《巴黎人报》27日报道,比利时由于能源危机,电价大幅上涨,一些面包店无力支付电费而面临倒闭。法国面包店也面临困境,面包价格不断上涨。因为电力成本急剧上升,距法国边境几公里的比利时旺西蒙特一家面包店25日宣布关闭。业界警告说,如果政府不提供进一步援助,“比利时将不再有面包店了。”法国面包师和糕点师全国联合会主席多米尼克·安拉克特强调,最重要的是能源价格上涨。根据法国国家统计与经济研究所的数据,2022年8月,法国普通法棍面包的平均售价为每只94.5欧分,逐渐逼近1欧元门槛。事实上,部分面包店已经以这个价格出售。
法国数百面包师示威 抗议高通胀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跟随小编一起看看吧。

来源:海外网

据法国《巴黎人报》27日报道,比利时由于能源危机,电价大幅上涨,一些面包店无力支付电费而面临倒闭。法国面包店也面临困境,面包价格不断上涨。

因为电力成本急剧上升,距法国边境几公里的比利时旺西蒙特一家面包店25日宣布关闭。业主解释说,2021年初,每月电费为1342欧元(约合9394元人民币),2022年9月涨到11863欧元(约合83041元人民币),而且面粉、黄油等所有原材料价格都在上升。现在每只面包售价仅上涨0.2欧元(约合1.4元人民币),但如果将成本的上涨转嫁到售价上,每只面包要卖16.8欧元(约合117.6元人民币)才能维持运营。这不是个案,比利时苏马涅一家面包店8月的电费单上涨到9500欧元(约合66500元人民币)。业界警告说,如果政府不提供进一步援助,“比利时将不再有面包店了。”

与比利时一样,法国面包店也面临同样的困境。据BFM电视台28日报道,由于能源价格和原材料价格飙升,法国最近几个月的面包涨价趋势将延续下去。对于面包师来说,面粉、酵母、黄油、鸡蛋、包装纸、员工薪资等所有成本都在上涨,而且是同时上涨。法国面包师和糕点师全国联合会主席多米尼克·安拉克特强调,最重要的是能源价格上涨。按照法国政府公布的2023年预算法案,员工少于10人的企业将继续受益于能源价格保护,许多面包店可从中受益,但即使如此,能源成本也要上涨15%。多米尼克·安拉克特表示,如果不提高面包售价,面包店就要关门,他认为“消费者会理解”。

根据法国国家统计与经济研究所(Insee)的数据,2022年8月,法国普通法棍面包的平均售价为每只94.5欧分(约合6.6元人民币),逐渐逼近1欧元(约合7元人民币)门槛。面对成本飞涨,可以预见法棍面包的价格将继续上行,在一些面包店,传统法棍面包的价格将达到象征性的1.5欧元(约合10.5元人民币)门槛。事实上,部分面包店已经以这个价格出售。而且,其它所有烘焙产品也都受到影响,从三明治到甜点或其它面包都难逃涨价的前景,羊角面包的价格也将更贵。

(来源:海外网-巴黎-鲁佳)

法国数百面包师示威 抗议高通胀相关阅读:

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埃及人绞尽脑汁,苦对粮食危机

来源:环球时报

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1月3日文章,原题:埃及人如何应对粮食危机:创造力和半个面包 削减开支、缩小分量、发明替代品——随着这个冬天物价空前高涨,埃及家庭正在突破创造力的极限,以满足家人的营养需求。面对食品价格飙升,埃及人正尝试用其聪明才智应对涨价的压力。解决方案从家庭养鸡、缩小面包到制作更多素餐。木匠艾哈迈德说:“许多开罗人度日如年,通胀和涨价意味着我们每天带回家的食物越来越少。”

俄乌冲突对全球经济的影响可以在埃及找到。更确切地说,可以在作为埃及家庭命脉的埃及面包aysh(意为“生命”——编者注)中找到。

俄乌冲突之前,埃及是世界上最大的小麦进口国,其约80%的小麦来自俄乌两国。如今,埃及从其他国家采购的小麦价格上涨几倍:2022年1月至12月,面粉价格从每吨4700埃及镑猛增至1.1万多埃及镑。

为了让人们能继续买得起主食,面包师们正在缩小面包。如今,曾经90克的埃及面包已经减半。“大”面包也从以前的180克缩小到85克。与此前相比,许多依赖面包的埃及人如今仅能吃到一半的面包。

面包师穆罕默德表示:“每个人都在抱怨,他们知道面包变小且价格没变,但我们又能做什么呢?”他说他和女儿不得不厉行节约,从每周吃两次鸡肉变成每月吃两次。他耸耸肩说道:“我们不得不将就着过。”

进口饲料成本上升导致禽肉和牛肉价格飙升。许多家庭不得不将吃鸡肉、牛肉等日常肉类的频次减少到每周或每月一次。为了给晚宴客人留下深刻印象,如今埃及的工薪阶层开始炖扁豆而不是肉类来招待客人。然而,即使是曾经作为“穷人肉食”的扁豆,也因燃料价格和运输成本上升而涨价,从几年前的每公斤10埃及镑飙升至现在的60埃及镑。开罗一些杂货店和肉食店的橱窗上挂着手写标语,要求顾客“不要讲价”。

艰难并不仅仅来自俄乌冲突和相关能源危机。埃及镑在2022年12月初的贬值影响着所有商品。开罗杂货店主沙尔卡维说:“这将彻底改变市场运作方式,人们不再买一公斤苹果或一袋土豆,而是一个苹果、一个土豆。”现在许多家庭依靠奶酪和鸡蛋获取蛋白质。为确保孩子有吃的,一些父母表示他们经常饿着肚子上床睡觉。

作为解决方案之一,一些具有创新精神的埃及人开始在公寓楼顶上的临时鸡舍里养鸡。通过减少中间商和运输成本,他们能以更低的价格卖给邻居。然而,2022年10月,进口动物饲料价格上涨67%,许多养鸡户无法生存。由于难以为小鸡找到买家,一些居民正在扑杀小鸡。一位家禽店主表示,在他从事鸡肉行业的10年中,从未见过这样的事情。他指向一只被关在他身旁笼子内的鸡,说道:“它只是待在那里就变得越来越贵,这只鸡的价格几小时内就能上涨14%。”

由于用来抽水、灌溉和运输农作物的燃料价格上涨,即使是通常不受涨价影响的埃及农民也不得不削减开支。与此同时,热浪也在破坏收成。一名卢克索郊外的农民表示:“人们正在扑杀小鸡,芒果和椰枣的价格也在上涨,虽然它们产自我们自己的土地。如果没有我们的蔬菜和政府定价的面包,许多人将找不到养活孩子的方法。”(作者泰勒·勒克,崔晓冬译)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道谷科技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qav.com/n/5644.html

作者: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