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行业动态

“加特林”暴涨10倍 花炮之乡卖断货,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摘要:12月初的加特林烟花价格还停留在30元到35元的价格上,随着互联网抖音短视频各大平台的不断宣传,在三天后…

摘要:

12月初的加特林烟花价格还停留在30元到35元的价格上,随着互联网抖音短视频各大平台的不断宣传,在三天后的时间里加特林烟花迎来了它自己都想象不到的价格65元一个而且是批发的价格。这对于在蒲城兴镇做花炮

正文摘要:

12月初的加特林烟花价格还停留在30元到35元的价格上,随着互联网抖音短视频各大平台的不断宣传,在三天后的时间里加特林烟花迎来了它自己都想象不到的价格65元一个而且是批发的价格。这对于在蒲城兴镇做花炮生意的人来说已经是捂着嘴巴在笑了。很多蒲城兴镇街道有大量的加特林库存就是不出货,坐等涨价。加特林烟花只会火了批发商和贩卖的中间商,而终究会有大部分消费者为此付出。在网红产品与禁燃中慢慢的降温下来,回归理智才是兴镇花炮和广大消费者最终的结果。
“加特林”暴涨10倍 花炮之乡卖断货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跟随小编一起看看吧。

12月初的加特林烟花价格还停留在30元到35元的价格上,随着互联网抖音短视频各大平台的不断宣传,在三天后的时间里加特林烟花迎来了它自己都想象不到的价格65元一个而且是批发的价格。这对于在蒲城兴镇做花炮生意的人来说已经是捂着嘴巴在笑了。

“加特林”暴涨10倍 花炮之乡卖断货,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插图

为什么会这么说呢,其实大家都很清楚的是,加特林烟花这个产品并非是蒲城生产,而是由烟花大省的浏阳制造出来批发到全国各地,由互联网传播引发的网红产品,所以一时间里这个产品的价格成为了热门爆款产品。不得不说兴镇街道经营烟花爆竹的老板他们都没有想到今年这种情况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好很多,而且价位也相当的乐观,高兴。的确的高兴。

加特林价位的走高,另一方面还要非常感谢西安的各路大神,动则两三万的货,动不动就来兴镇订货,有多少要多少,而且他们在西安售卖的价格单支几乎能买到一百元,可以说是暴利,抢购的人一多,发货价位自然就会上涨。很多蒲城兴镇街道有大量的加特林库存就是不出货,坐等涨价。你也没有任何办法,可以说一天三连涨的价位,就这样还有各路大神不断的订货,以至于发货价格走到了今天的八十五元的发货价格。的确也是挺厉害的。

“加特林”暴涨10倍 花炮之乡卖断货,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插图1

无论是批发还是零售,如今的蒲城兴镇花炮几乎把批发做成了零售,而且在短短半个月时间内,烟花爆竹市场上涨了不少,可谓是各个老板赚的盆满钵满,而对于那些大量囤货的中间商,随着渭南,西安,咸阳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出台,在一声声的叹息中不得不低价出售自己前段时间囤来的加特林。这也符合市场经济规律。

蒲城兴镇,烟花爆竹的批发市场,随着蒲城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出台,兴镇街道的花炮生产和销售将会在一步步的困难中慢慢衰落,大部分都是进货浏阳花炮在这里只是一个中转,而真正兴镇生产的烟花爆竹却寥寥无几,不得不说这样的一个产业,将会在各个政策出台后的时间里慢慢沉淀和冷静下来。

加特林烟花只会火了批发商和贩卖的中间商,而终究会有大部分消费者为此付出。在网红产品与禁燃中慢慢的降温下来,回归理智才是兴镇花炮和广大消费者最终的结果。

“加特林”暴涨10倍 花炮之乡卖断货相关阅读:

烟花产业背后的那个男人

“加特林”暴涨10倍 花炮之乡卖断货,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插图2

春节要到了,还是提前祝各位大佬新春快乐。

聊春节,无外乎那几个话题。

每年一度的春晚吐槽大会,每年一度的七大姑八大姨应付技巧大赏,还有就是每年一次的讨论烟花到底能不能放,是明目张胆的放还是偷偷摸摸的放。

放烟花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咱们不讨论,讨论了也没个屁用。

但烟花,毕竟是要花钱买的,毕竟是有人收钱做的,那就是一个产业。

而这个产业又有一个特点,以前是一年不开张开张吃一年,有点黑道风采;现在是只准卖给外国人不准卖给中国人,有点刘招华的味道。

这样说显得比较极端,但总归,烟花感觉不是一个「正经产业」。

“加特林”暴涨10倍 花炮之乡卖断货,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插图3

其实吧,咱们国家的烟花爆竹产业,不光正经,而且豪横。

在各种燃放禁令之前,全国构建了至少四个烟花产业集群,湖南有浏阳和醴陵,江西有上栗和万载。

这两个超级能吃辣的省份,贡献出了红红火火噼里啪啦的产业。

别的不说,浏阳一个集群就吸引了超过150万的从业人数,体量是有的。而浏阳贡献的全国第一个烟花A股,不光是给北京奥运会鸟巢提供了烟花服务,而且在2008年就能自己调制芯片来控制烟花了,远远要比现在街头流传的网红加特雷烟花专业的多,技术同样是有的。

更关键的是,中国如果哪天不生产烟花了,短时间内全球都没烟花用了。别看我们国家每年就出口30多万吨烟花,这量级就是其他大宗商品的零头的零头,问题是全球就缺这30多万吨烟花。

“加特林”暴涨10倍 花炮之乡卖断货,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插图4

美国人自己买来放的那种后院烟花,98%来自中国,搞庆典专门请的焰火表演团队,75%的烟花也是从中国进口的,你看,牌面也有了。

所以,今天我们就聊聊这个有体量、有技术、有牌面,但又在夹缝中生存的产业。

聊产业,要先聊龙头企业;聊龙头企业,还是要先聊企业家。

2022年11月,离春节已经不远了。

A股上市公司ST熊猫发布了公告,自己的实际控制人赵伟平已经被采取了刑事拘留措施。

赵伟平有个称号,烟花大王。

“加特林”暴涨10倍 花炮之乡卖断货,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插图5

能有大王称号的,必然不是一般人。

他在上个世纪80年代,进入了一类从现代商业界来看非常有潜力的学校,师范学校,学习着一个非常有「钱景」的专业,英文专业。

毕业以后,也做上了那份让人熟悉的工作,英语老师。

当然,也如同很多之后也走上商业道路的英语老师一样,赵伟平放弃了体面又稳定还有编制的工作,毅然决然的下海了。

在阿里巴巴创立前十年的1989年,赵伟平就已经成立了自己的外贸公司,准确的说,是全国第一个私人从事烟花出口业务的公司。

熊猫烟花就此诞生。

作为一个成都人,看到一家叫Panda的公司,我多少还是有点香火情的。

可惜赵伟平对于香火肯定不感兴趣,做烟花的可能最讨厌的就是火了。

但他要远远比其他三个英语老师,马老师、俞老师、罗老师,火的早。

因为他抓住的时代机遇,是海外有需求,国内有生产,没人懂英语,就这么简单。

烟花的钱,本质上是刀口舔血。

烟花爆竹,那就是春节那几天卖货走量,所以同行之间的竞争会非常激烈。

我最喜欢的商业魔幻电影《战争之王》里面有句经典台词:

The problem with gun runners going to war, is that there is no shortage of ammunition.

军火商间开战有个优点,就是双方都不缺弹药。

感觉类似的事情在烟花商之间,也是成立的。

“加特林”暴涨10倍 花炮之乡卖断货,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插图6

赵伟平曾经就包了20辆卡车运花炮,亲自押车,闯开了地头蛇设置的关卡。

从广州到湖南,翻了一台,从湖南到广州,又翻了一台,就这么刺激,就这么有血性。

但光有一股子血勇,还是不够的,钞能力也很重要。

在这时候,赵伟平是两条腿走路,又做出海外贸,又做国内市场,手里是有钱的。

这钱怎么花,就决定了是当个富翁,还是能当个大王。

赵伟平的钱,花在了三个地方。

第一个,是花来买人。

《财经天下》曾经报道过,赵伟平在1994年买断了一名专业能力突出的烟花工程师。

买断这个词很关键,说明是把这位烟花工程师从体制内给硬拖到了体制外,在上海市中心房价不到3000元的年代,用了50万来买断,可以看得出对人才的尊重。

是的,对人才的尊重,永远都因该是用钱来尊重。

其他任何尊重形式,都不太尊重人。

第二个,是花来买竞争对手。

从1998年到2004年,赵伟平收购了美国、英国、瑞典、丹麦的多家知名烟花公司。

他最引以为豪的,就是这波海外买买买的过程中,全部自己亲自谈判,一个人在别人公司总部杀的七进七出。

主要是,他学英语又教英语,后面有长期做外贸用英语,是真的走遍天下都不怕。

购买这些公司,赵伟平不需要他们的产业链,主要是想要这些欧美企业的销售渠道。

当然潜台词也是,竞争对手变成合作伙伴不是最优解,变成我的一部分才是最好的。

“加特林”暴涨10倍 花炮之乡卖断货,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插图7

第三个,是买下了上市公司浏阳花炮。

浏阳花炮可不简单,2001年上市的时候给出了45.45的市盈率,在当年是非常漂亮的。

而且上市之前业绩也很好,1997年出口销售1.06亿,1999年增长到2.17亿。

如果要说身份,那也是有神功护体的。

浏阳市财政局持有44.19%的股份,而且是控股股东。

就这市值,这盈利能力,这后台背景,赵伟平怎么比,怎么可能买得起?

靠阴谋轨迹?

浏阳花炮又是A股唯一一家烟花爆竹类企业,非常抢眼,任何手段都不好使。

那赵伟平最后怎么成功的呢?

我们刚才讨论的,都是商业问题,现在来点不商业的。

出于安全考虑,下面我们直接引用《21世纪经济报道》当年的两段原文:

据浏阳当地某位人士回忆,浏阳花炮上市的第二天,公司就接到相关人士指示,要求从账上划走6000万元,时隔半月后,公司又往同一个账户划过去2000万元。这总计8000万元的巨款,据说是“拨到某关系户名下炒股”,理财结果无从知晓,而本金是否如数收回也让包括公司管理层在内的方方面面心急如焚。

“公司控股51%的浏阳泰腾烟花有限公司,外贸营业收入5000多万元,按正常外贸经营至少产生1500万元毛利润,账面仅有毛利5万元,反倒增加2000多万元应收账款,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究竟存在什么样的内幕交易?”2005年5月,浏阳花炮并列第二大股东湖南聚源科技和湖南凯达房地产曾向有关部门反映公司“黑幕”。

就这风格,再怎么厉害的企业也能给你玩儿黄了。

于是,赵伟平乘机以1.5亿买下了大量股份,成为了第一大股东。

最后终于,浏阳花炮变成了熊猫烟花,借壳上市了。

不论是买人,买竞争对手,还是买上市,赵伟平都是冲着一个终极目标去的。

那就是2008年的奥运会和2009年60周年国庆。

这两个大场合,都要用烟花。

赵伟平也真的拿下了北京奥运会鸟巢焰火总指挥的头衔。

某种意义上,全世界低下头,看林妙可唱歌,抬起头,看赵伟平放烟火。

“加特林”暴涨10倍 花炮之乡卖断货,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插图8

“加特林”暴涨10倍 花炮之乡卖断货,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插图9

当然,还是那句话,要做到全球围观,光有血勇和钞能力也还是不够。

钞能力也要用对地方。

全国就一家上市的烟花公司,理论上,怎么都绕不开赵伟平。

但也不能就等着奥运订单掉下来,按中国新闻网采访赵伟平的说法是,北京申奥成功之后,赵伟平就开始奔走奥组委了。

接着是从北京市质监局拿到了制订的奥运烟花标准,要求微烟、无残渣、无纸屑、燃放高度误差不能超过5%。

这其实非常强人锁男。

大家都是放过烟花的,知道又是烟又是火又是硫磺味道的,你烟花要升空必然有火药爆炸,那也必然有残渣。

但要求放在这里了,只有弄。

赵伟平重金请来了神六团队的火箭专家开发了一套空气发射装置,采用压缩空气来代替火药,通过电磁阀控制压缩空气进行烟花的弹射。

既然是弹射上去的,那在半空中引燃也没办法用火了,没事儿,搞了一套烟花芯片放进去,这样可以把燃放精确到毫秒,还能实现所有的烟花飞到同一高度然后定格,展现出各种图样,那烟花倒数计时、五环、大脚丫、祥云、大牡丹花,都是这样弄出来的。

总归,赵伟平这研发的钱,是花值了。

我们最后也的确是看到了一场非常绚丽漂亮的烟花盛宴,不客气的说,代表着全球最高的烟花庆典水平。

这也是赵伟平所在的烟花产业链的最高峰。

这峰回,立马就路转了,烟花,立马就易冷了。

烟花产业和其他所有行业一样,就两个关键词,第一个是钱,第二个是政策。

别看烟花大王赵伟平为了奥运会,研发了那么多新技术,又是空气炮又是烟花芯片的,这些都是要用钱铺出来的。

当时赵伟平有个小目标,北京奥运之后,所有的奥运会见识过什么叫真的烟花表演以后,都应该由赵伟平来包圆。

这样,熊猫烟花就能不断的通过顶尖赛事赞助,坐稳自己全球第一烟花企业的名号。

但,不是每个国家,都那么有钱。

伦敦奥运会直接表态,不会像北京那么投资那么多钱用在烟花燃放上。

赵伟平说没关系,我们可以赔本赚吆喝,赞助50%的费用,只有一个要求,烟花规模要和北京奥运会相当。

英国人都懵逼了,赵伟平也懵逼了。

英国人懵逼的是,什么?你们当时一共花了多少?

赵伟平懵逼的是,什么?五折你丫都嫌多?日不落什么时候这么拉胯了。

总归,没谈拢。

虽说最后伦敦奥运会开幕式用的烟花,还是从中国进口的,不过找的不是赵伟平了,而是东凑西凑的。

一共花了60万,人民币。

“加特林”暴涨10倍 花炮之乡卖断货,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插图10

按《青年参考》的说法,是2008年的三十分之一,也就是说2008年烟花用了1800万。

1800万,说少不说,说多也不多。

赵伟平在北京奥运会是不是也在赔本赚吆喝,还是有据可循的。

我提一个小细节,为了解决燃放后残渣纸屑的问题,赵伟平带着研究员每天实验,用了三个月时间,光是实验用火药用了就上百吨。

而且,为了确保最后做出来的烟花质量,抽检比率是50%。

也就是说两个成品里面就有一个是作为样品试放的,如一个不合格,同批产品全部作废。

换句话说,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还有一场和奥运烟花秀同等规模的实验、

就这两项支出,那可就不止1800万了。

从这角度来说,烟花,尤其是表演性质的烟花,不是谁都放的起的,你看英国就玩不起。

当然, 逻辑反过来一下也从侧面反应了,赞助一次顶级赛事的成本,是可以通过日常烟花销售赚回来的。

在曾经没有什么监管的奔放年代下,烟花的行业毛利率是保持在45%以上的,后面管理越来越严格了,那也是有30%的利润的。

反正就是血赚。

这也就引入了第二个关键点,政策要求。

就在赵伟平开开心心的当2010年上海世博会开幕式、广州亚运会开幕式和闭幕式的烟花燃放总指挥的时候,风云变化了。

“加特林”暴涨10倍 花炮之乡卖断货,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插图11

从2010年到2013年,每年都有地方加入烟花爆竹禁放的行列。

如果大家有印象,那年头最热闹的话题是什么?

空气污染。

我老家成都,烧烤都不允许做了,当年可是引发了非常大的争议。

你限号可以,限产可以,限烧烤这有点灭绝人性了。

但没办法,禁燃令是蓝天保卫战很重要的组成部分,这不是说理的地方,春节说不让放就不让放了。

浏阳的烟花产业,从最高峰的150万从业者,迅速压低到了不到30万。

而熊猫烟花和赵伟平,比伦敦奥组委还一脸懵逼,我当年那么用力的赞助就这样打水漂了?

没关系,赵伟平给英国人展现了一下,什么叫真正的技术,什么叫真正的重商主义,什么叫真正的资本精神。

不就是转型么。

其实在2011年之前,赵伟平就已经减持熊猫烟花14次,套现了6.99亿元,毕竟春江水暖鸭先知嘛。

咱们之前就说过,赵伟平当年入局的时候,成本也就是1.5万元。

后面弄得熊猫烟花董秘面对财经记者不断追问的时候,都烦了,直接说,就是大股东缺钱花,别问了。

有了这些钱以后,赵伟平发现了一个全新的行业,比烟花更火爆,更刺激,更来钱。

那就是互联网金融。

熊猫烟花在2014年,开始对烟花业务进行了关停和剥离,2015年,直接把名字变成了熊猫金控,开始做起了各种P2P业务。

“加特林”暴涨10倍 花炮之乡卖断货,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插图12

这可比在奥运会上放烟花更叫风口,公司股价从最低的3元涨到了58元,用户过百万,飞的比烟花高多了。

后面的事情大家也知道了,2018年,钱和政策,又一次变化了。

网贷该暴雷的暴雷,该跑路的跑路,该套牢的套牢。

熊猫金库出现了挤兑和逾期。

没事儿,就如同当年剥离发家的烟花业务一样,继续剥离嘛。

然后赵伟平又看上了,当时最火的,生鲜供应链,也打算做做团购。

后面的事情大家还是很清楚了,钱和政策,又一次发生了大变化,团购也不能做了。

但非常有意思的是,熊猫金控的业绩,反而越来越好。

2020年,营收1.75亿,归属于上市股东的净利润4613.51万元。

2021年,营收2.89亿,归属于上市股东的净利润7196.86万元。

2022年光是上半年,营收2.40亿,归属于上市股东的净利润7006.86万元。

这背后的原因,是烟花业务的大幅度增长,股票也从*ST熊猫变回了ST熊猫。

绕了一大圈,最后还是要看烟花。

今年很多地方对于烟花燃放的政策,都有调整,2022年12月,ST熊猫拿下了9个涨停板,2023年开局,又拿下了两个。

赵伟平的十年一梦,起点就是终点,终点就是起点。

“加特林”暴涨10倍 花炮之乡卖断货,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插图13

去年卡塔尔世界杯开幕式上,烟花很漂亮。

卡塔尔和英国不一样,花钱无所谓,办的热闹是关键。

这些烟花,就来自于中国江西萍乡的一家烟花企业。

“加特林”暴涨10倍 花炮之乡卖断货,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插图14

其实不光是卡塔尔,澳大利亚和美国,这样经常把环保挂在嘴边的国家,也对烟花越来越包容。

一年就一次,就跨年的时候热闹一下。

放烟花那污染程度,和汽车和工厂比起来,太小巫见大巫了。

所以尽管烟花内销常年不振,外销可是一直没有停。

2021年,烟花给我们赚了8.05亿美元的外汇回来。

就靠着这些其实不太多的钱,我们国家的烟花一直在升级。

有一说一,烟花禁令,除了环保的要求,以前的确存在着整个产业链上的散乱小的问题。

这导致不光是最后的成品有一定的安全隐患,生产和运输过程里面也是危险重重。

2005年前11个月,全国发生烟花爆竹生产事故87起,死亡187人。

2009年前11个月,全国发生烟花爆竹生产事故79起,死亡169人。

等到各种禁令出台以后,2015年的数据和2006年比起来,死亡人数下降了71.4%。

再等到2020年,生产经营事故导致的死亡人数变成了9人。

这趋势,大家看的是很明显的。

但还是有一说一,一个产业的死亡人数下降,有可能是产业技术升级了,也有可能就是单纯的没生意了没人做了。

所以单纯的看数字,其实意义不大。

比如从销量上来说,赵伟平的熊猫烟花提供过数据,2009年春节期间北京卖了60万箱的烟花,等到2019年,才2.3万箱。

按同等比例算下来,其实生产经营事故死亡人数下降比率还不如销量下降呢。

感受到矛盾了么?

我一边说烟花产业在升级,一边说事故率没有下降。

其实吧,不矛盾。

比如浏阳的中洲烟花集团,这是在各种禁令浪潮里面熬下来的企业,就弄了一条500多米厂的机械化自动流水生产线。

“加特林”暴涨10倍 花炮之乡卖断货,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插图15

“加特林”暴涨10倍 花炮之乡卖断货,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插图16

11个员工就能完成以前300多员工才能完成的工作,最关键的是,减少了涉药工序里面人工的参与。

哪怕炸了,也伤不到人。

我还看到有这样一个技术,筑药车间只允许单人作业,如果有其他人接近,系统就会自动报警并且停止运行。

我看到这个技术就一个感觉,那就是哪怕伤人,一次也只伤一个。

但不论是生产线还是技术的投入,都是巨大的。

浏阳有443家烟花爆竹生产企业,不是每家都能用500多米的自动流水线的,尤其是在产业不振的情况下。

所以烟花产业的升级,是大型企业不断的吃下小型企业的份额,按业内常见的话就是,清退落后产能。

除了大鱼吃小鱼的传统戏码,肯定还是有技术上的升级。

烟花就那些个组成部分,飞上天的发射药,现在越拉越多的采用微烟无硫原料了,引线,同样微烟了,就连烟花外筒,也开始用再生植物纤维了。

一切,都向着不含硫、微烟尘、残渣少、废弃后可分解的角度发展。

毕竟,烟花产业可不敢再经历一次政策巨变了。

那除了技术上的升级,业务模式上能不能升级呢?

也可以。

烟花曾经是典型的产品模式,买就完事。

这些年的加特林,浏阳一个春节就能卖160万箱,4亿多元出去。

但,更好的模式是什么?

迪士尼那种风格。

除了卖烟花,还能卖体验。

2021年上半年,浏阳输出了1600多场的烟火演出,燃放的烟花金额是1.6亿,但整体的收入超过4亿。

这就是卖一条龙服务,把产业线给延长了。

比如浏阳有个公司叫银达利烟花,少东家子承父业,2014年纽约的新春烟火就是他一手把控的。

这少东家估计,全浏阳持有专业燃放操作员证的技术员,就有8000人,这些人吃的就是产业链上价值增量的钱。

最关键的是,烟花产品的风险不可控,但烟火演出的风险是可控的。

以前烟花最怕出问题的,有生产,现在生产安全搞定了,还有就是消费者拿到以后自我感觉是法式护体,对着人放,现在通过卖体验,让专业人士来控制点火,安全也拿捏了。

再和激光、音乐、喷泉、无人机结合,也能要起价格了。

“加特林”暴涨10倍 花炮之乡卖断货,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插图17

烟花产业,其实就和煤矿产业一样,生产有风险,使用也有风险,问题就在于加强监管的角度是一刀切,还是产业升级了。

很明显,十年的禁放之后,活下来的烟花产业自己找到了产业升级的道路。

而今年口风一转,这些产业就灿烂了起来。

别的不说,买个烟花还需要像爱马仕一样的配货,你们体会过么?

我今天想上街弄几个加特林,居然告诉我要买到800块钱才卖给我,还限购2支。

一瞬间我觉得有点侮辱我了,价格歧视;但转念一想,我能买到,本身就已经是一种开放了,还要啥自行车嘛。

“加特林”暴涨10倍 花炮之乡卖断货,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插图18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

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

这应该是很多人想到春节,想到烟花爆竹,最容易脱口而出的诗歌了。

这首诗叫《元日》,作者,是王安石。

王安石的身份有很多,唐宋八大家是文学造诣,司空、尚书左仆射是历史地位,王安石变法,是他主导下的一场大变革。

变革里面,也有经济产业方面的。

曾经在禁止放烟花的日子里面,有人直接提出,要让王安石的《元日》不再风光。

王安石可能自己也没想到,自己逝去那么多年以后,还时不时被拖出来骂两句。

看来党争这个头,是不能开啊,一开就只剩下扣帽子了,千年之后还有威力。

好在,时代总是在进步的。

湖南长沙的浏阳市、株洲的醴陵市和江西萍乡的上栗县、宜春的万载县,四个地方都在寒冬期玩儿出了自己的花样。

浏阳搞的「集约化、标准化、机械化、信息化和安全型、环保型」,2008年产值破百亿,2021年光上半年就130亿,发展的很猛。

醴陵玩儿的是创新经营,商贸会展各种举办,电子商务使劲发展,仓储物流一体化一直在做,也是早早就实现了百亿级别产值。

上栗主要是生产很给力,配装封一体机和湿法制引机各种用,亮珠烘干机和引线烘干机各种使,走的是机械化规模化道路。

万载更骚,直接校企合作搞科研,每年上百份专利拿出来。

当年的烟花大王赵伟平进去了,他的进去也代表了一个烟花时代的终结。

那个只靠血勇和钞能力,就能逆天改命的年代已经不在了;那个粗放造烟花和肆意放烟花的年代,也逝去了。

不过好玩的是,赵伟平进去不是因为烟花这个看上去危险的行业,反而是因为做了自己的身份不该做的事,如果另外一个英语老师一样。

那些依然深耕在烟花行业的企业,熬来了解禁之后的解禁,有些地方的烟花燃放政策已经进行了调整,允许在部分区域和特定时间段燃放。

希望以后中国的烟花产业,能监管的越来越好,造的越来越安全和环保,产能也尽快提起来吧。

毕竟站在我这样消费者的角度,只想问,加特林为什么这么缺货,到底是手工打造的饥饿营销,还是政策不确定性下的扩产保守。

不论为什么,希望明年加特林可以随便买,不需要配货了。

当然,是在允许的情况下,不然就是:

“加特林”暴涨10倍 花炮之乡卖断货,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插图19

编辑切换为居中

添加图片注释,不超过 140 字(可选)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道谷科技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qav.com/n/5579.html

作者: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