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行业动态

获救123天后甘宇晒出全家福

摘要:9月21日,四川泸定地震中失联的甘宇被村民找到,此前,他已经失联17天。当晚,他被转到成都华西医院,目前…

摘要:

9月21日,四川泸定地震中失联的甘宇被村民找到,此前,他已经失联17天。当晚,他被转到成都华西医院,目前生命体征平稳。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副院长吴泓介绍,经初步诊断,甘宇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肋骨骨折,左下

正文摘要:

9月21日,四川泸定地震中失联的甘宇被村民找到,此前,他已经失联17天。当晚,他被转到成都华西医院,目前生命体征平稳。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副院长吴泓介绍,经初步诊断,甘宇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肋骨骨折,左下肢腓骨骨折,伴有严重感染,医院将进行针对性治疗。地震发生后,甘宇和同事罗永坚守电站,避免了河水漫过大坝冲毁下游村庄的灾难发生。地震第2天,两人离开水电站逃生,然而走了二三十多公里后,甘宇因体力不支留在原地等待救援。9月8日,罗永燃柴点火,被救援人员发现后脱险,但甘宇一直处于失联状态。21号下午3点多,甘宇被转送到了泸定县人民医院。
获救123天后甘宇晒出全家福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跟随小编一起看看吧。

靠野果和山水活下来

9月21日,四川泸定地震中失联的甘宇被村民找到,此前,他已经失联17天。当晚,他被转到成都华西医院,目前生命体征平稳。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副院长吴泓介绍,经初步诊断,甘宇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肋骨骨折,左下肢腓骨骨折,伴有严重感染,医院将进行针对性治疗。

甘宇是泸定县湾东水电站的工作人员。地震发生后,甘宇和同事罗永坚守电站,避免了河水漫过大坝冲毁下游村庄的灾难发生。地震第2天,两人离开水电站逃生,然而走了二三十多公里后,甘宇因体力不支留在原地等待救援。9月8日,罗永燃柴点火,被救援人员发现后脱险,但甘宇一直处于失联状态。

甘宇被找到后,中国新闻周刊采访了寻找他的堂哥甘立权,讲述了部分关于他的救援情况。以下为甘立权自述:

靠野果和山水活下来

21号上午9点多,我得到了甘宇被找到的消息。当时,我就在王岗坪跃进村上面搜索,婶子(甘宇母亲)给我打电话,说附近村民听到猛虎岗上面有人喊救命,过去一看确认是甘宇,已经扶着他往下边的村里走了。

得到这个消息,我和向导立马丢下身上背的东西,只带了一点水赶过去,花了半个小时,就到了弟弟所在的位置。他远远看到我过来,又哭了起来,说“哥你终于来了”,我安慰他说,你千万不要哭,但我自己却忍不住眼泪打转。他瘦了很多,看上去特别虚弱,我看着太痛心了。

从5号地震到21号,甘宇在山里待了17天,确实是个奇迹。但他也遭了很多罪,衣服全部烂了,鞋子也破了,手腕、脚腕、膝盖上全是伤,好多地方都破皮、发白了。

也是很感谢跃进村的倪大叔,如果不是他,甘宇可能不会这么快被发现。跃进村这边的民房基本都被震塌了,村民早被转运了出去,这两天倪大叔回村里找东西,喂喂猪,听说了甘宇失联的消息,也进山找人。21号一早再次上山,才听到了甘宇的呼救声。

甘宇被找到的消息传开后,附近的村民都过来看他,还带了衣服、水和牛奶过来。换了衣服之后,我问他有没有头晕、胃痛这些情况,他说没有,还问我要水和食物,听他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很多。之前救援人员也跟我说过,如果找到他,先不要吃太多东西,水也要慢慢喝,我就只给了他一些水。接着,他又躺在担架上休息了,确实太累了。

甘宇第一时间还问我,罗永有没有被救出去、什么时候救出去的。他告诉我,9月5号地震发生后,电站的2人当场被砸身亡,还有2个人还有生命气息,他们刚把这两个人抬出来,又发生了垮塌,拖出来的人也慢慢断气了。救完人、泄完洪之后,他们又想起来发电机组没有关,两个人又冒着危险去关了电闸。

两个人在电站等了一晚上,到了第二天,他们才决定往石棉方向走去,这也是之前几个员工逃走的方向。中途,甘宇的电话有了信号,他给公司打了救援电话,还给家里人报了消息。步行二三十公里后,甘宇走不动了,就在原地等待,罗永则继续寻找救援。

甘宇和我说,后来两人分开后,他一直没等到消息,就往山上爬了。因为山下都是峭壁,一些地方还在垮塌,往上走肯定安全一些,也好求救。但他毕竟不是本地人,对这边的地形也不熟悉,而且还丢了眼镜,确实很麻烦。

听村民说,甘宇被发现的地方地形复杂,全是杂草、灌木。如果从水电站走过来,得翻好几座山,而且这边的山都比较陡峭,还有不少地方垮塌,人得从一个个梁子上翻过来。他们猜测,甘宇应该在那片老林头绕了好几圈才绕过来。

甘宇说,这些天他就靠喝山泉水、吃野果、竹笋啊叶子过来的,晚上也只能在树丛里休息。我都不敢想象,他吃了多少苦,找他这两天,我都摔了好多次。

从山上下去要走很远,唯一的公路在地震之后被堵死,只能徒步绕小路,更不要说是抬着甘宇下去了。后来,我们联系了泸定县和石棉县政府,他们想办法联系直升机,尝试把甘宇运出去。

21号下午3点多,甘宇被转送到了泸定县人民医院。为了更好地治疗,他又被转到了成都华西医院里,现在还在重症监护室,由他爸妈陪着。现在我也准备往成都赶,想过去再看看他后续怎么治疗。

“他有野外生存的能力”

从地震之后甘宇失联,家里亲戚就在着急,不要说他爸妈,连我妈妈都哭了。9月12号,成都部分地区解封后,我就开了出行证明,从成都开车到泸定找他。

那时候,甘宇的父母已经到了泸定等待救援消息。不少救援队已经上山搜了好几天,他们根据罗永画的路线图,在两人途经的地方发现了一些痕迹,包括甘宇的衣服、脚印等等,但人却一直找不到。

9月18号前后,最后一批救援队下山,甘宇还是不见踪迹。救援人员确实尽力了,这边路都不好走,而且山上温度很低,晚上只有四、五度,白天也只有九、十度,大家也担心甘宇会出现失温、昏迷的情况。最要紧的是,72小时黄金救援时间早就过去了,很多人都猜测,是不是已经没希望了。

但我们家人不想放弃,活要见人,死也要见尸,总得有个交代吧。我们一致认为,如果甘宇没有受伤,他应该能活下来的,至少不会凭空消失。我们老家在达州大竹的农村,甘宇也干过农活,吃过苦,即便没有熟练的野外生存技能,起码知道什么野果子能吃,怎么能活下来。

还有一件神奇的事情——那几天,家里几个人都梦到了甘宇。9月15号,因为家里有事,我就回了一趟成都。回家后几天,我一睡着就梦到甘宇,他在梦里喊着“哥哥救我”,同样的梦,只是他站的位置不同。

这个梦重复了好几天,我给家里人说了这个情况,我妈妈和我婶子说,她们也梦到了甘宇,梦到甘宇在求救。

冥冥中我们都觉得,甘宇肯定还活着。我是甘宇的堂哥,也是家族这一辈最大的男孩,我没办法不管他。我俩年龄差4岁,小时候父母都在外务工,我们一起放牛、割草、滚铁环,一起玩到了成年。

后来我到成都发展,甘宇从西昌学院毕业后,就到泸定来上班。这几年,我们都忙于自己的工作,但有事还是会随时联系。逢年过节回到老家,他总会来我们家玩儿,每次都是大包小包往我家拿,还给家里的小孩塞红包。他对人很客气,有什么事也不会计较,真的很善良。

上山找他的时候,我就忍不住想起这些往事,我们的感情还是很深的,很多都不能用语言来形容。记得上一次他来我家里,我们在一起聊了很久,我老婆还想给他介绍对象。甘宇都28岁了,还没耍过女朋友,正是年轻时候,要是出了意外,真的太可惜了。

甘宇的另一个性格是稳重。他做什么事,会考虑很多,尽量考虑周全了,我觉得这也是他能在地震之后留下来救人,也能在这么艰苦的野外生存下来的原因。

作者:王春晓

来源: 中国新闻周刊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道谷科技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qav.com/n/5504.html

作者: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