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行业动态

上门做年夜饭太火 有人10天挣2万 热,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摘要:年关将至,疫情仍未平息,不少一贯年夜饭外出就餐的家庭今年选择“留守”在家,但对于一顿省事、丰盛、精致的年…

摘要:

年关将至,疫情仍未平息,不少一贯年夜饭外出就餐的家庭今年选择“留守”在家,但对于一顿省事、丰盛、精致的年夜饭并未放低要求,北京、上海、南京等多地的“大厨上门”服务火爆起来。南京一家餐厅负责人介绍,他们

正文摘要:

年关将至,疫情仍未平息,不少一贯年夜饭外出就餐的家庭今年选择“留守”在家,但对于一顿省事、丰盛、精致的年夜饭并未放低要求,北京、上海、南京等多地的“大厨上门”服务火爆起来。南京一家餐厅负责人介绍,他们专门组建了年夜饭上门团队,都是地道的淮扬菜大厨。年夜饭的大厨上门主要针对家庭聚餐,消费一般在800-5000元不等。网约下单,大厨上门的服务早就有之,但今年由于疫情和“就地过年”的缘故格外受到关注。“大厨上门”,强化的是年节团聚的亲情体验,形式变化的背后,是不变的团圆内涵。
上门做年夜饭太火 有人10天挣2万 热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跟随小编一起看看吧。

年关将至,疫情仍未平息,不少一贯年夜饭外出就餐的家庭今年选择“留守”在家,但对于一顿省事、丰盛、精致的年夜饭并未放低要求,北京、上海、南京等多地的“大厨上门”服务火爆起来。

上门做年夜饭太火 有人10天挣2万   热,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插图

1月,南京市发起“年夜饭在家吃”主题活动,鼓励餐饮企业为留在南京过年的市民提供上门烹饪、线上预订、线下自提或配送等服务。小厨娘、南京大牌档、绿柳居、真知味、夜上海等40多家品牌餐饮企业、200多家门店参与活动。

厨师们会自带食材和餐具上门,做菜过程清晰透明,宴席结束后还负责清理厨房等扫尾工作。”南京一家餐厅负责人介绍,他们专门组建了年夜饭上门团队,都是地道的淮扬菜大厨。

年夜饭的大厨上门主要针对家庭聚餐,消费一般在800-5000元不等。高端餐饮企业如黑珍珠、米其林餐厅的上门服务更是价格不菲。北京黑珍珠三钻兼米其林一星餐厅——“大董”的主厨到家料理年夜饭的费用为20000元起,另加收20%服务费和往返交通费。

网约厨师上门服务存在多年,疫情下火热升温

网约下单,大厨上门的服务早就有之,但今年由于疫情和“就地过年”的缘故格外受到关注。

2013年,国内首家提供专业厨师上门服务的APP“爱大厨”成立。随后几年,“好厨师”、“Yami”、“厨临门”等网约厨师平台纷纷建立。其中“爱大厨”和“好厨师”在2015年分别获得1000万美元和1亿人民币的融资。

上门做年夜饭太火 有人10天挣2万   热,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插图1

突如其来的疫情,将网约厨师上门这个小领域带入公共视野,人们对于居家就餐的需求逐渐日常化。年节人员往来高度密集,出于对安全的考量,“送厨上门”服务受到更多人的青睐。

“送厨上门”真的安全么?

足不出户就能将一桌丰盛的年夜饭摆上餐桌。但这真的安全么?走街串巷的上门厨师把病毒带进家门怎么办?

“送厨上门”服务确实存在安全性隐忧。一个上门厨师团队,在排满订单的情况下,一天可以服务2-3家,顾客家庭的健康状况,食材的采买、往来的交通、厨师的私人行程生活均存在一定不可控性。

为了配合特殊时期的疫情防控要求,绝大部分的餐饮企业上门团队在自带食材和餐具之外,都会提供7天内核酸检测报告,并自备口罩、体温枪、鞋套、发套、手套、消毒酒精、免洗洗手液、湿纸巾等安全包,尽可能地保证提供的大厨上门烹饪服务安全、可靠。

上门做年夜饭太火 有人10天挣2万   热,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插图2

对于绝大部分低风险地区的家庭,“送厨上门”配套的种种防疫措施已足以让人放心。

新冠疫情之下消费市场的新变化也让消费者的选择更加多元化。一顿年夜饭,现在可以在家做,可以下馆子,可以买半成品,可以定外卖,更可以请大厨上门做饭。

“大厨上门”,强化的是年节团聚的亲情体验,形式变化的背后,是不变的团圆内涵。

上门做年夜饭太火 有人10天挣2万 热相关阅读:

“就地过年”带来家宴餐饮行业新机遇 你的互联网家宴厨师上线了

上门做年夜饭太火 有人10天挣2万   热,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插图3

2月3日,陆晓耀正为上海一户居民提供上门服务,忙着研究摆盘。 受访者 供图

阅读提示

凭借着互联网快速传播的触达效应,上门服务的私人厨师开始逐步扩大他们的客户范围,使更多消费者都可以享受私厨体验。2021年春节将至,很多人选择“就地过年”,也让更多厨师加入到家宴服务行列。但目前从业者以兼职厨师为主,有限的市场规模成为限制条件,长远发展模式还在探索中。

上门服务的私人厨师,或许你在农村的流水宴席上见到过,但此前在城市却鲜少“飞入寻常百姓家”。如今,凭借着互联网快速传播的触达效应,这些提供上门炒菜服务的厨师们,开始逐步扩大他们的客户范围,使更多消费者都可以享受私厨体验。

2021年春节将至,互联网家宴厨师们推出年夜饭定制服务。记者对上海、北京、成都等地的家宴厨师进行采访,了解到近年来家宴需求呈上升态势。同时,今年很多人选择“就地过年”,让更多厨师加入到家宴服务行列。

家宴餐饮迎来新机遇

2月3日早上6点,李振就已经起床前往北京岳各庄菜市场选购排骨和牛肉,随后再去京深海鲜市场购买带鱼、石斑鱼等海鲜水产,最后一站是在朝阳区某家超市的果蔬区选购新鲜的蔬菜。三趟采买下来已经临近中午,简单吃完午餐后,李振前往订购当天家宴晚餐的客户家中,抵达时已经是下午两点。

一进客户家中,李振就开始忙活起来:把分袋打包好的食材拿出来清理,把排骨焯水洗净之后开始准备炖汤,把调味菜都进行适当切配等。这是前一天预约的6人晚餐订单,经过和客户沟通,食材由厨师采购,炊具餐具由客户自备。李振告诉记者:“每次采购都至少三趟,为了保证不把客户厨房弄乱,尽量在市场就把骨头等切割好,蔬菜在超市买比较干净。但是食材处理要当着顾客的面,得让对方看到我们的真材实料。”

来自河南邓州农村的厨师李振,1997年入行,2006年从广州来到北京,掌握了粤菜、鲁菜等多种菜系,现在以承包北京某酒店的餐饮部为主业。做上门服务的家宴厨师则是他在去年10月开始的一份兼职。“当时一位家政行业的负责人找到我,想要提供专业厨师上门做菜的服务,我们俩商议后就决定试着做。”仅仅两个月的试水,5单家宴服务获得客户的一致好评,“有客户当场就表示能在家里体验专业厨师的菜品让人耳目一新。”

李振口中的负责人就是王国新。王国新说:“去年6月开始,越来越多的客户来咨询上门做饭的服务,而且标准比较高,人数比日常用餐更多,家政阿姨显然是不会做的,需要专业厨师的加入。”

今年春节,俩人准备借助“就地过年”的机会进行规模拓展。“疫情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大家外出用餐的习惯,春节期间社会餐饮营业有限,在北京就地过年的外地厨师正好能找到挣钱机会,把市场需求和厨师资源协调对接起来。”李振说,结合两个月以来的家宴接单经验,适合10~12人用餐的年夜饭套餐已经在网络上架,包含食材每桌售价3999元,有官邸鲍参翅肚羹、川味老汤煨肘子、松茸菌香煎雪花牛肉等18道菜品。

做饭一小时,后厨十年功

来自四川资阳农村的朱力也打算过年留在工作地成都,利用年夜饭上门服务的机会多挣些钱。据朱力介绍,今年年夜饭的服务时间从腊月廿八持续到大年初三,“今年1月就已经接到11个预约订单。”他认为,紧中有松的防疫措施是关键,“如果形势太严峻,我们也不能上门服务,如果防控太松,大家会选择外出就餐。”选择上门服务的家宴厨师,不仅能吃到专业厨师水准的年夜饭,女主人也能从厨房里解放出来,和客人一起聊天联络感情。

朱力2000年开始学厨,做过2年的酒店切配工。4年的后厨炒菜师,现已成为会所的厨师长。6年前,他经人介绍开始利用空闲时间从事家宴厨师工作,同事中还有不少来自内江、绵阳、乐山、自贡等地的务工人员。

对上门制作家宴的细节,朱力有很多经验之谈。“要尽量用家庭厨房的条件,做出高级餐厅的用餐体验,需要厨师有临场应变的能力。”例如,有些家庭厨房没有专用蒸箱,就要调整为隔水蒸的方法;有的调料比较稀缺或者只能大批量采购,就需要尽可能使用相似的替代品。

作为朱力的同行,今年29岁的陆晓耀来自重庆市开州区,已经注册餐饮管理公司的他2009年从工地出来后,开始在上海的饭店后厨洗碗、打盒、传菜、炒菜,2016年开始接触家宴厨师行业。从业多年,他不仅考取了国家高级厨师技工证书(三级),工资相对以前也实现了翻倍。

经过前期摸索,现在陆晓耀在了解客户对菜单的要求、用餐人数、厨房环境、忌口和特殊需求等信息后,能迅速给出菜单调整建议和相应的报价。“订单必须提前24小时预约,才能保证足够的食材准备时间。用餐前4小时抵达客户家中开始准备,卤制品需要现场熬制卤汁,用的时间更长。”

发展前景还需谨慎布局

今年“就地过年”催生了商机,但陆晓耀感叹做起来并不轻松。陆晓耀说,食材采购一般由厨师来做更划算,“一方面是专业厨师对食材的选购更有经验,也有更熟悉靠谱的渠道;另一方面,在酒店工作的厨师承包了后厨,有空间预先采购大批量的食材并储存,再根据实际用餐需求少量取用,不会造成浪费。”

然而,现实中经常会发生因为食材纠纷而退货的情况,“有客户自己采购的食材不新鲜,导致菜品口感不好,但客户执意认为是我们手艺的问题,要求退款。”还有一些恶劣消费行为,在用完餐后却申诉退款,认为服务没有达到要求。对于这些案例,陆晓耀认为现阶段只能退款处理,“纠缠下去时间成本太高”。

被客户退单的情况,也成为朱力对家宴厨师发展前景持谨慎态度的因素之一。他认为,有的厨师和客户太熟悉后可能会私下接单;有的厨师被退单后客户也就不会再光顾,这就导致行业规模发展非常有限。“但对厨师个人而言,只要努力都能留下来,我们很多从农村来的厨师都在成都定居了。”朱力说。

目前,李振、朱力、陆晓耀三人所在的团队都是以兼职厨师为主,有限的市场规模成为限制条件。在李振的前期摸索中,定价为300元/2小时的5~6人餐,厨师实际购买食材、交通、现场制作的时间远远不止两个小时。按照四六分成,厨师一单到手只有100多元,只能调整定价。陆晓耀则透露,“专职的固定厨师每月工资1万元,团队至少要给到每月15单才能保本。”

厨师太少无法接单,固定厨师太多成本难以覆盖,全部使用兼职厨师则要耗费精力进行调配。对此,王国新把探索的重点放在如何形成一个“从成本定价、工作范围、客户接受程度多方考虑,达成与厨师的良性合作模式”。

王国新认为,家宴厨师是未来养老服务生态链中的一环,现在只是进行了提前的拆分式摸索。“今年我们将加大在贫困地区的人员招聘力度,通过专业的培训工厂推动再就业,推广家宴厨师上门服务。”(记者 刘小燕)

来源: 工人日报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道谷科技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qav.com/n/5447.html

作者: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