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行业动态

母亲寻子23年自称花费近400万

摘要:12月16日,红星新闻记者从青海省某监狱和孩子母亲唐蔚华处获悉,因绑架罪被判处无期徒刑的路某东经两次减刑…

摘要:

12月16日,红星新闻记者从青海省某监狱和孩子母亲唐蔚华处获悉,因绑架罪被判处无期徒刑的路某东经两次减刑后,已于11月21日刑满释放,并于12月15日从西宁出发,将在两名狱警陪同下回到广西的老家。唐蔚

正文摘要:

12月16日,红星新闻记者从青海省某监狱和孩子母亲唐蔚华处获悉,因绑架罪被判处无期徒刑的路某东经两次减刑后,已于11月21日刑满释放,并于12月15日从西宁出发,将在两名狱警陪同下回到广西的老家。唐蔚华告诉记者,她计划近期赶往广西,当面询问路某东自己孩子的下落。从2000年路某东落网至今,唐蔚华曾10多次到监狱,向路某东询问孩子的下落;今年10月底,唐蔚华曾与打拐办的工作人员前往青海某监狱,最后一次向路某东询问孩子的下落,依旧没能获得准确的答案。23年花费近400万元寻子也让唐蔚华遭遇了网暴,被一些网友质疑是“假寻子”、“造假”。
母亲寻子23年自称花费近400万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跟随小编一起看看吧。

23年的等待,此刻,团圆

23年前,

狠心父亲与母亲离婚后,

将亲生儿子送人,

23年母亲锲而不舍的寻找,

终于在山东找到了日日思念的孩子–小许。

昨天,在这个阖家团圆的日子里,

母亲与小许

也终于团圆了……

黑龙江省公安厅、浙江省公安厅、

哈尔滨市公安局、黑龙江广播电视台、

黑龙江龙塔国际旅游有限公司

联合为他们母子

举办了一场“月圆、人团圆”的相见会。

哈尔滨市公安局阿城区分局刑侦大队 民警 田野

2019年,哈尔滨市阿城区舍利镇居民郭某、杜某到阿城区公安分局报案,称自家孩子杜兴宇在1998年9月10日失踪,2021年浙江警方在办理许某富帮信案件过程中,提取了涉案人员许某富提交DNA,比对过程中,比中全国公安机关查找被拐卖失踪儿童信息系统库中,杜某和郭某的DNA。

哈尔滨市公安局刑侦支队三大队二中队 中队长 李巍

鉴定报告委托人杜某、郭某、被鉴定人许某富,经哈尔滨市公安局刑事技术支队,鉴定结论为杜某、郭某为许某富的生物学父母。

事件回顾

小许今年24岁,老家在哈尔滨市阿城区的一个村子,因为父母离异,小的时候由爷爷奶奶照顾。1岁多时,小许被父亲送人了。打从小许记事起,他就在山东德州生活,家里有爸爸妈妈和三个姐姐,但他不知道这些家人和他并没有血缘关系。

母亲寻子23年自称花费近400万插图

而20多年来,小许的生母也一直没放弃寻找儿子。前几年,在她的再三要求下,她和小许的生父到公安机关采血寻子。前段时间,因为一次意外事件,小许也采了血,通过系统自动比对,才将这对失散多年的母子联系上。

母亲寻子23年自称花费近400万插图1

小许和母亲相见的一刻,紧紧相拥,抱头痛哭。整个过程,小许和母亲一直牵着手,他们不时哽咽、啜泣,不时深情地看着彼此,这一刻属于他们娘俩,这一刻她们有着说不尽的话。

母亲寻子23年自称花费近400万插图2

母亲寻子23年自称花费近400万插图3

记者:爱吃饺子吗?小许。

小许:爱吃。

记者:爱吃什么馅的?

小许:韭菜鸡蛋,韭菜肉。

记者:有韭菜鸡蛋吗?

小许母亲:有韭菜鸡蛋虾仁。

记者:妈妈猜对了,这里真有一盘韭菜鸡蛋的。

母亲寻子23年自称花费近400万插图4

母亲寻子23年自称花费近400万插图5

或许这就是母子间的心有灵犀,对于小许和母亲来说,这是开始,是起点,从这一刻,母亲知道了儿子的喜好,开始慢慢了解儿子,儿子也终于知道母亲的模样,记住了母亲的笑容。他们娘俩会用将来的一年又一年弥补过去的23年。昨天是中秋佳节,龙塔云尚西餐厅也为这对母子还有他们的家人提供了一桌团圆饭,祝福他们23年后的相聚。

母亲寻子23年自称花费近400万插图6

黑龙江省公安厅刑侦总队 政委 曹华

全省公安机关特别是刑侦部门,以刑侦部门为龙头,刑事技术部门为支撑,相关警种积极参与,开展了全方位多角度的寻亲助团圆行动,截至目前,全省共找回失踪儿童17人,17个散落的家庭,又得到了欢乐,又得到了团圆。

版权归新闻夜航所有,如需引用请联系我们

图片来源:黑龙江广播电视台

母亲寻子23年自称花费近400万,绑架者两次减刑已出狱 孩子母亲:要当面问他孩子去哪了

母亲寻子23年自称花费近400万插图7

↑唐蔚华和儿子磊磊失踪前的合影 受访者供图

红星新闻实习记者 | 汤健 记者 | 任江波 蔡晓仪

责编 | 邓旆光 编辑 | 郭庄

12月16日,红星新闻记者从青海省某监狱和孩子母亲唐蔚华处获悉,因绑架罪被判处无期徒刑的路某东经两次减刑后,已于11月21日刑满释放,并于12月15日从西宁出发,将在两名狱警陪同下回到广西的老家。唐蔚华告诉记者,她计划近期赶往广西,当面询问路某东自己孩子的下落。在此之前,唐蔚华已经寻子23年。宝贝回家创始人张宝艳告诉红星新闻,唐蔚华的孩子在1999年被带走,也在宝贝回家官网进行了登记,但仍未找到孩子。从2000年路某东落网至今,唐蔚华曾10多次到监狱,向路某东询问孩子的下落;今年10月底,唐蔚华曾与打拐办的工作人员前往青海某监狱,最后一次向路某东询问孩子的下落,依旧没能获得准确的答案。2020年8月26日,在朋友鼓励下,唐蔚华开始网上寻子的第一场直播,已有粉丝135.9万。23年花费近400万元寻子也让唐蔚华遭遇了网暴,被一些网友质疑是“假寻子”、“造假”。对此,唐蔚华表示并不在意,“更多的网友都是热心肠的好人,总是在我开播时守护,并帮忙统计线索。我尊重法律,寻子的脚步并不会因为外界的质疑而停下。”

母亲寻子23年自称花费近400万插图8

↑当年,广西警方受上海警方委托发出的寻人启事 受访者提供

被收留的员工带走老板幼子

入狱后未提供孩子确切下落

红星新闻:你儿子是怎么被路某东带走的?

唐蔚华:我儿子磊磊是1995年4月出生的,头顶两个旋,招风耳,双眼皮。以前,我们在上海虹口区开了一个家用电器的小商铺。路某东是1999年年初到我这边来打工的,一个月实习期过后,我们辞退了他。后来有一天晚上,他又回到我这里,说他一分钱都没有,连晚饭都没有吃,也不知道该去哪里,希望我能够收留他。我们认为他第二次来一定是很困难,多一个员工也无所谓,就把他留下来。

但是没想到当年8月26日,他就带走了我4岁的孩子磊磊。当天上午,我外出送身份证给参加驾照考试的丈夫,在途中就接到店里员工的电话,称路某东带磊磊去公共厕所上厕所,很久没有回来。员工们在附近寻找,并没有找到磊磊。就这样,我们已经与磊磊分开23年了。

红星新闻:孩子被带走后,发生了什么?

唐蔚华:我精神变得很不好,人还是会去店里,但是魂已经不在了。有次和员工一起坐车,我坐在前面,他们坐在后面。我在路上看到一个背影,身高跟磊磊相似,我就想要开门下去,都把他们给吓坏了。

一夜之间,我的头发也掉了很多,所以我现在很多头发都是长到两寸就不长了。将近有两年的时间,我睡觉都不像正常人一样躺下去睡觉,因为一躺就感觉喘不过气,我只能靠在床上穿着衣服睡。

红星新闻:路某东在狱中给过关于孩子的线索吗?

唐蔚华:2012年之前,我去监狱见过他不下10次。他曾讲起带孩子回广西的过程,孩子一直喊他“小广西”,孩子饿了,他就买八宝粥给孩子吃,孩子鞋子掉了一只,他就背着孩子走。他在监狱讲这些的时候显得很轻松,我感觉他应该很喜欢我的孩子,说的时候眼睛会放光。

在审讯期间,路某东对孩子的下落先后给出3个地点。第一,孩子被他以1500元卖给广西柳州某个老板。其二,孩子被他推进某条河流。其三,孩子被他放在柳州火车站了。

这些线索最后发现都是假的。后来他又说孩子被卖到某某村,我们和民警去的路上遇到一个岔路,电话联系拘留所,问他该走哪条路,他直接说“我是骗你们的,你们还真去了”。

母亲寻子23年自称花费近400万插图9

↑唐蔚华保留的部分寻子花销票据 受访者供图

母亲自称寻子花费近400万

开直播寻子被质疑全家遭网暴

红星新闻:寻子23年,真的如网上说的花了近400万元吗?

唐蔚华:1999年到2010年,我们一直在外面寻找孩子,我统计过是花费了近400万元。2012年,我丈夫生病,他患有癌症,动了一个很大的手术,切掉了胆囊、十二指肠和三分之一的胰腺,他现在的消化道全部是改建的,要非常注意饮食,我们现在很多时候都吃面食。他的血糖一直不正常,现在也有很多的后遗症。此外,家里双方的老人年纪也大了,需要有人照顾,所以2010年以后,我们出去的频率就减少了,我也没有统计过后来寻找孩子的花销。

我也尽量不让丈夫再参与找孩子的事情,我再辛苦再累,也只告诉他好消息,我不想让他不高兴,怕他伤心影响身体。

红星新闻:为什么选择开直播?

唐蔚华:当初看到有家长通过直播成功找到他们被拐走的孩子,我也想试一试。在朋友的鼓励下,2020年8月26日,我开始了第一场直播,希望可以利用互联网找到孩子,靠大家支持与鼓励,抖音账号粉丝数逐渐增长,从开始的500人到现在的135.9万人。

我直播比较随意,也没有固定的时间,只要自己时间合适就会直播。我直播流量比较好,一般观看人数几千人,我也会在直播时和其他寻子家长连麦,讲述孩子被带走的事情,可以扩散相关信息,让更多的人知晓,就有更大可能找回孩子。如果网友们有相关线索,可以提供给我的管理员们,他们会收集整理。从2021年3月至2022年7月,我们成功帮助被带走的孩子们找到了自己的家。

红星新闻:最近有账号将你寻子直播录制下来,逐一分析和质疑。你为什么选择出面在镜头前自证清白?

唐蔚华:最近几年,我陆续遭遇不明人士攻击,反复举报我“假寻子蹭流量”,甚至将我家人的信息和其他隐私公布在网上,一家人也遭到谩骂骚扰。

但一路上走过来,我遇到的更多是温暖。比如我的直播管理员,现实中我们并不认识,只是单纯的网友关系,但他们都是热心肠的好人,只要我开播,他们就守护着,也会帮忙统计网友提供的线索。

广西和上海两地的警方也帮助我很多,每次我到路某东广西罗城的老家去询问我孩子的下落时,负责我案子的梁警官不论是不是工作时间,都会尽职尽责地陪我一起去,给予我很多帮助。最近,他还因为我在网上寻子被“网暴”牵连。

我在直播间说,23年,我们用尽全力来寻找孩子,我希望能站得高一点,让孩子看见,我们已经走了99步,我的孩子和其他被带走的孩子们,如果你们现在已经看见我们,希望你们勇敢走出剩下的最后一步。我今年53岁了,不过我不会放弃,会一直坚持寻找自己的孩子磊磊。

母亲寻子23年自称花费近400万插图10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路某东的判决书 受访者提供

③ 两次减刑

绑架者已刑满出狱

孩子母亲称将上门当面询问孩子下落

中国裁判文书网一份2012年2月的判决书显示,2000年,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法院于认定路某东犯拐卖儿童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两万元。2011年,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按照审判监督程序以原判定有误、量刑畸轻等为由,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出抗诉。

公诉机关指控,路某东带走孩子后,曾多次向孩子家属打电话索要5万元赎金,电话因故未能打通;路某东落网后供述将孩子推入河中,但尸体至今(2011年起诉时)未能找到。据此,应以绑架罪追究刑事责任。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路某东以勒索财物为目的,采取非法手段将年仅四岁的王磊带离住所,意图勒索其家长钱财,造成王磊至今下落不明的严重后果。法院判决被告人路某东犯绑架罪,判处无期徒刑。

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路某东上诉后被驳回,2014年6月被送入青海省某监狱服刑。该监狱于2015年5月提出减刑建议书,认为罪犯路某东服刑以来能认罪服法,遵守监规纪律,积极参加生产劳动,综合表现较好,确有悔改表现,获得监狱表扬2次,建议将罪犯路某东的刑罚减为有期徒刑十八年,剥夺政治权利八年。

青海高院审理认为,路某东符合法定减刑条件,但鉴于其原判罪行严重,对其减刑的幅度应从严掌握,将其减刑为有期徒刑十九年五个月,剥夺政治权利九年,剩余刑期至2023年8月21日止。

2018年11月,青海省某监狱以前述同样理由,再次建议法院对路某东予以减刑。西宁中院审理后认为,罪犯路某东在服刑期间,能认罪服法,接受改造,积极参加学习和生产劳动,确有悔改表现,符合减刑条件。最后裁定,路某东减刑九个月,刑期至2022年11月21日止,剥夺政治权利九年不变。

据路某东服刑的青海某监狱和唐蔚华介绍,法院确实依法给予路某东两次减刑,路某东已于11月21日刑满释放。由于疫情原因前段时间暂留西宁,12月15日在两名狱警陪同下已从西宁出发回广西。

红星新闻:路某东已经出狱,你打算怎么办?

唐蔚华:我是从警方处知道路某东因良好表现获得减刑,今年11月21日出狱。带走我孩子的人已经可以回家过年,我丢失的孩子却还没找到,我感到非常无奈。是他剥夺了我们家庭的幸福,是他亲手摧毁了我们家庭的快乐。

红星新闻:当面见了对方,有什么想问的吗?

唐蔚华:等警方安排好并通知我后,我一定会到广西当面问路某东。最关心的就是我孩子去哪了,他把我儿子带走,一别就是23年,如今孩子仍未找到。现在,我只想知道孩子在哪里?是否平安?过得好吗?

我得知他12月15日已在两名狱警的陪同下出发回广西。我本来打算17日到他家里去,当面问他我孩子去哪了。不过由于一些不可抗原因暂缓了。

红星新闻:有想放弃的时候吗?

唐蔚华:磊磊当时的出生证、一个月大时的头发、衣物、皮鞋、小短裤、书包……他用过的东西我们几乎都保存着,包括他喜欢的黑猫警长书籍、画的50多幅画。磊磊是一个很乖的好孩子。

寻子路上,别人看到的更多是坚强,但只有我们自己知道其中不易。因为需要照顾家中老人和经营生意,很多时候,我们夫妻是不能一起出去寻找孩子的。对于我来说,一个人很长时间在外面,真的是举目无亲。我在广西时,有时会半夜跑到山上,想一下子跳下去,结束自己的痛苦。但又想到以后孩子回来,我们应该要给他一个完整的家。我是幸运的,起码我知道是谁带走我的孩子,还有人可以质问。我遇到更多丢失孩子的家庭,他们都不知道找谁。

母亲寻子23年自称花费近400万插图11

↑唐蔚华一直保留着磊磊用过的东西 受访者供图

律师说法

北京瀛和律师事务所律师安志军表示,法院认定孩子被绑架后下落不明,并未认定路某东知情拒告,因此,路某东服刑期间符合减刑相关条件后是可以减刑的。“如果有证据证明路某东不符合减刑条件,检察机关还是可以继续抗诉。”安志军介绍,尽管路某东已经为绑架行为服完刑,但孩子下落不明还是因为他而发生,家属有权利继续找他寻找孩子下落,他也有义务配合。“出于安全考虑,家属可以在警方或其他相关人员陪同下前往。”河南泽槿律师事务所主任付建认为,由于刑罚执行完毕,案件已经终结,公安机关不能以同样的事由再次立案,因此没有权利继续对其进行调查。但是如果发现漏罪,或者新罪,公安机关可以依法进行刑事诉讼强制措施,经公诉机关诉至法院,再次追究其刑事责任。

—— END ——

(下载红星新闻,报料有奖!)

母亲寻子23年自称花费近400万插图12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道谷科技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qav.com/n/2351.html

作者: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