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行业动态

为什么抗原买不到 谁在囤货

摘要:抗原检测试剂一支难求。近日,新冠病毒抗原检测试剂线上、线下需求量激增,但药店无货,电商平台也多售罄。而在…

摘要:

抗原检测试剂一支难求。近日,新冠病毒抗原检测试剂线上、线下需求量激增,但药店无货,电商平台也多售罄。而在多个社交平台,有不少声称是“关系户”,有“正规现货厂家供应”的个人卖家在叫卖抗原,并且“ 一周卖

正文摘要:

抗原检测试剂一支难求。近日,新冠病毒抗原检测试剂线上、线下需求量激增,但药店无货,电商平台也多售罄。而在多个社交平台,有不少声称是“关系户”,有“正规现货厂家供应”的个人卖家在叫卖抗原,并且“ 一周卖了700万支,1千盒起售”。有网友留言,转账后如期收到抗原;也有网友表示,最终未收到抗原,还被卖家拉黑。早在2020年3月,国家药监局便将新型冠状病毒检测试剂列为第三类医疗器械。2022年3月,国家药监局提出,取得药品经营许可证或医疗器械经营许可证,并具备相应储存条件的零售药店和医疗器械经营企业,方可销售新冠病毒抗原检测试剂。
为什么抗原买不到 谁在囤货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跟随小编一起看看吧。

抗原检测试剂一支难求。

近日,新冠病毒抗原检测试剂(下称“抗原”)线上、线下需求量激增,但药店无货,电商平台也多售罄。

而在多个社交平台,有不少声称是“关系户”,有“正规现货厂家供应”的个人卖家在叫卖抗原,并且“ 一周卖了700万支,1千盒起售”。

有网友留言,转账后如期收到抗原;也有网友表示,最终未收到抗原,还被卖家拉黑。

为什么抗原买不到 谁在囤货插图

早在2020年3月,国家药监局便将新型冠状病毒检测试剂列为第三类医疗器械。所谓第三类医疗器械,是指国家按照医疗器械风险程度实行的分类管理,第三类是具有较高风险,需要采取特别措施严格控制管理以保证其安全、有效的医疗器械。

2022年3月,国家药监局提出,取得药品经营许可证或医疗器械经营许可证,并具备相应储存条件的零售药店和医疗器械经营企业,方可销售新冠病毒抗原检测试剂。

“收货捂盘”

京东健康数据显示,11月28日至12月4日抗原检测试剂盒成交额环比上周增长344%。

12月13日,记者随机致电厦门、深圳、北京等多地药店,多被告知抗原售罄。厦门一家药店负责人表示,中间商加价,高价进货售价也水涨船高,担心无法售出。多个电商平台,售卖抗原的店家也大多缺货,预售价格偏高,单价高达10元-15元。

中国新闻周刊注意到,在多个社交平台均有卖家声称是“正规现货厂家供应”。

记者以买家身份联系了多位个人卖家。卖家陈博称,最近一周卖了700万支抗原,没有现货只能预售,1千支起售,单价6.5元。

陈博声称货源是“厦门奥德生物”的,可以保证正品,“市场上每天都有不低于3亿元现货,你以为货都到哪去了?”不过,自己确实没有厂家售卖授权,“货少就是个人买卖”。

陈博透露,现在市面上买不到抗原,是因为好多个人卖家“收货捂盘”,有货就不愁卖。

若感兴趣还可以成为他的“下线”,从陈博这进货,每日进价不固定,例如十万支起售的单子,进价为4.8元,售价在5.4元-5.8元;一万支起售的单子,售价在6.7元-7元,“卖多少价看你的本事”。

为什么抗原买不到 谁在囤货插图1

12日晚22时,卖家刘新刚给一家单位交付了3100支抗原。他称,北京有现货,单价8.5元。可以开收据,但是无法提供发票,“要的多我可以弄一弄,几百个的订单不至于。”

刘新自称抗原是“杭州奥泰”及“浙江东方基因”的。他也声称,货源正品但无法提供厂家售卖授权,“我有‘关系’能从厂家直接提货,药店都拿不到。”

对于抗原断货,在刘新看来,这是因为厂家出厂一批抗原,便会有个人卖家“把货扣下再倒卖。”

中国新闻周刊调查发现,多位个人卖家售卖的抗原分为期货和现货两类,部分卖家不提供零售,对起售数量也有要求。一位卖家表示,现货和期货起售数量均为百万支。

听闻要零售购买,卖家胡纲立刻转变了态度,“就买几个不用聊了,几十个我都懒得发”。他声称,抗原是“南京诺唯赞”的,当记者追问其售卖授权时,他又坦言,“谈不下来诺唯赞售卖授权”。

一位抗原生产厂家内部人士向中国新闻周刊透露,个人卖家可能是从经销商手里进货,例如以个人自用理由进货,但若大批进货,可能涉及经销商与卖家违规私下操作,“顶着风险做事,里面利润空间可能挺大的。”

厂家不会给个人售卖授权

截至目前,国家药监局已批准42个抗原产品。据中国新闻周刊不完全统计,目前已有约20家抗原试剂生产厂家发布了规范经营声明。

例如,南京诺唯赞医疗科技有限公司发布声明称,经营三类医疗器械须遵守《医疗器械监管管理条例》等相关法律要求,取得医疗器械经营许可证后方可售卖,否则即将构成违法行为。

12月14日,诺唯赞公司品牌部负责人汪旻雯向中国新闻周刊介绍,个人卖家若是以经营目的从厂家进货,不会给其售卖授权;若个人自用,需要买家签订自用协议,证明不用于销售;若想成为授权经销商,则要出具三类医疗器械销售资质,厂家审核通过后与经销商签署授权合同。

中国新闻周刊调查发现,不少个人卖家声称可以出具售卖授权,然而实际出具的却是厂家获批生产的资质证明。对此,汪旻雯提醒,厂家获批生产资质,可以从官方旗舰店下载。

深圳市易瑞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声明称,近日部分个人及公司在推广该产品时,违反了产品注册证书的内容,存在对该产品不当使用致使侵害被检测人人身权益的风险。对此,易瑞生物相关工作人员同样表示,厂家不会授予个人卖家售卖资质,会严格审核经销商三类医疗器械经营范围资质。

值得注意的是,除厂家陆续发布声明外,各地也在整治违规售卖抗原乱象。12月13日,北京市海淀区市监局查处首例高价销售抗原试剂盒案件。经查,当事人未取得药品、医疗器械经营许可证且高价销售抗原,拟作出罚款30万元的行政处罚。

个人售卖抗原违法吗?

2022年3月12日,国家药监局发布《国家药监局综合司关于做好新冠病毒抗原检测试剂质量安全监管工作的通知》。其中提到,对未经许可生产经营、生产经营未经注册新冠病毒抗原检测试剂等违法违规行为,要依法从严查处。涉嫌犯罪的,要及时移送公安机关。

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范辰向中国新闻周刊介绍,个人没有取得经营许可,售卖抗原是违法的。此外,部分卖家囤积居奇,且要求消费者十万起售。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消费者享有自主选择商品权利,要求消费者十万个起买,侵反了消费者的自主交易权,应受到行政处罚。

中国新闻周刊还注意到,部分消费者反映,有个人卖家称抗原只有预售货品,要提前转账预定,而消费者转账后,并未收到抗原,有的还被卖家直接拉黑。

北京市中闻(西安)律师事务所律师谭敏涛介绍,若付款后商家迟迟不发货则涉嫌诈骗罪。消费者可以报案,不仅要求追究其法律责任,还可要求当地药监部门处罚。

北京市监局工作人员在接受《财经》采访时表示,市监局监管主体是企业,个人倒卖抗原试剂不属于市监局监管范围。该工作人员还表示,如果没有人举报,相关部门不会主动处罚,“处罚要有明确证据”。

12月14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发布会,对药品生产供应等方面作出回应。工业和信息化部消费品工业司副司长周健表示,总体看抗原检测试剂、口罩、疫苗等重点医疗物资产能充足。周健指出,抗原检测试剂在个别地方出现暂时性短缺,随着产能不断释放,产量会迅速提升,能够满足群众需要。

汪旻雯认为,目前市场需求井喷而产能供应不足方才导致供需矛盾,抗原厂家产能的扩充是循序渐进的过程,也是爬坡的阶梯式增长过程。较于口罩,抗原生产需遵守更严格的要求,例如原料备货,生产人员的招募与培训上岗等。

她表示,企业正在加紧扩充产能,待产能逐步扩充后,市场供应量便会扩大,可以有效缓解当前市场紧缺现状。

汪旻雯建议,消费者要理性购买抗原,避免给不法售卖分子提供牟利机会。

(文中陈博、刘新、胡纲为化名)

作者:赵雨萌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道谷科技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qav.com/n/2126.html

作者:

返回顶部